图片 3

红旗轿车艰难复兴之路,要靠豢养

近日欣闻红旗接了个大单,千余辆红旗H7顺利交付总装备部队,如果按照每辆30万元的价格计算,一千辆就是3个亿,对于红旗来说,这是去年上市以来绝无仅有的超级大单。

近日欣闻红旗接了个大单,千余辆红旗H7顺利交付总装备部队,如果按照每辆30万元的价格计算,一千辆就是3个亿,对于红旗来说,这是去年上市以来绝无仅有的超级大单。

3月初,一汽集团中国品牌的新能源产品规划浮出水面。3月24日有消息称,据一汽集团内部人士透露,目前,一汽正在研发红旗H7-PHEV、红旗H5-PHEV、A0-EV、A2-EV、红旗-EV共5款新能源车型。

这也是今年以来我所听到有关红旗汽车的第二件大新闻,上一次是在两个月前北京车展上展出的预售价格500万元起的红旗L5,据说还当场成交了两台。我有些怀疑,买家该不会就是陈光标吧?

这也是今年以来我所听到有关红旗汽车的第二件大新闻,上一次是在两个月前北京车展上展出的预售价格500万元起的红旗L5,据说还当场成交了两台。我有些怀疑,买家该不会就是陈光标吧?

以“共和国汽车工业长子”自居的一汽集团,为什么也要踏足新能源?

结合前后两件事,我只能说红旗似乎已经走上了一条真正适合它自己的发展道路:既然难以进入寻常百姓家,那就穿起黄马褂继续做国宝吧!

结合前后两件事,我只能说红旗似乎已经走上了一条真正适合它自己的发展道路:既然难以进入寻常百姓家,那就穿起黄马褂继续做国宝吧!

最明显的逻辑是市场空间。2015年中国已经成为新能源汽车的第一大市场,对于所有车企而言,新能源汽车都是一块巨大的蛋糕。

图片 1

最近看到很多家长在婴儿学步之前都给孩子买学步车,学步车的好处是可以将婴儿固定在车里,当需要运动时,可以借助车轮毫不费力地滑行。可是据说国外许多国家比如美国、加拿大、日本等,都是禁止生产学步车的,因为这会使婴儿失去大运动锻炼机会,缺乏真正的自主学步锻炼。

不过,发展新能源之于一汽和红旗品牌,还有更加重大的意义。自2008年提出“红旗复兴”计划至今,经历多次停产-复产循环,痛失了多次战略发展机遇的红旗,仍然深陷泥潭,一直在寻找一条“复兴”的路径。

最近看到很多家长在婴儿学步之前都给孩子买学步车,学步车的好处是可以将婴儿固定在车里,当需要运动时,可以借助车轮毫不费力地滑行。可是据说国外许多国家比如美国、加拿大、日本等,都是禁止生产学步车的,因为这会使婴儿失去大运动锻炼机会,缺乏真正的自主学步锻炼。

再看看红旗的造车发展史,不正像婴儿时期过度依赖学步车,而导致先天丧失了自我行进能力的结果吗?

只是,新能源市场虽然火热,竞争对手的布局却早已先行一步,被一汽上下寄予厚望的红旗,还能否借助这股“东风”飘扬起来?

再看看红旗的造车发展史,不正像婴儿时期过度依赖学步车,而导致先天丧失了自我行进能力的结果吗?

红旗轿车诞生于1958年,石油危机后,红旗以油耗惊人为由在1981年被停产。资深汽车人李安定曾经回忆,“那时候的红旗产量很低,前后25年,一共只生产了1500多辆,这样的小打小闹,没有不赔钱的,技术升级更新无从谈起。”第一批红旗虽然受到国家领导人争相追捧,但实际上质量并不高。进入80年代后,进口车涌现,领导人眼界也宽了,红旗身上严重的质量问题再也无法被宽容。当时据说中央政府是“忍痛割爱”,不得不放弃红旗轿车。

尴尬销量背后

红旗轿车诞生于1958年,石油危机后,红旗以油耗惊人为由在1981年被停产。资深汽车人李安定曾经回忆,“那时候的红旗产量很低,前后25年,一共只生产了1500多辆,这样的小打小闹,没有不赔钱的,技术升级更新无从谈起。”第一批红旗虽然受到国家领导人争相追捧,但实际上质量并不高。进入80年代后,进口车涌现,领导人眼界也宽了,红旗身上严重的质量问题再也无法被宽容。当时据说中央政府是“忍痛割爱”,不得不放弃红旗轿车。

资料显示,从1958年到1981年停产的26年里,一汽共生产红旗轿车1540辆,同时累计亏损6000万元。在计划经济年代,红旗订单全部来自政府采购,红旗单车成本最低时为6000元,1968年高达22万元,而售价多年来均为4万元。除了巨亏,红旗从来没有产生过利润。穿着黄马褂、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红旗,真的没有尝试过成功的滋味。

2008年,一汽提出“红旗复兴”项目计划,2012年7月,历时4年多,耗资52亿元,破解2000多技术难题的第一辆红旗H7轿车终于下线。

资料显示,从1958年到1981年停产的26年里,一汽共生产红旗轿车1540辆,同时累计亏损6000万元。在计划经济年代,红旗订单全部来自政府采购,红旗单车成本最低时为6000元,1968年高达22万元,而售价多年来均为4万元。除了巨亏,红旗从来没有产生过利润。穿着黄马褂、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红旗,真的没有尝试过成功的滋味。

然而2013年正式上市后,这款旨在向奥迪A6L、宝马5系、丰田皇冠等外资品牌中大型轿车发起挑战的车型,销售业绩却不尽如人意。

图片 2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作为品牌重塑的首款战略车型,红旗H7在2013年的销量为仅为2961辆;2014年销量下滑为2589辆;2015年红旗H7的销量有所提高,为5037辆。

2013年,红旗再一次走上复兴之路,这是一汽的政治任务,但又像是关系到每个普通人的政治任务。举全国之力把红旗扶起来,红旗要是扶不起来,仿佛我们每个人都会背上不爱国的罪名。

这些数据有多“惨淡”?可以与同级别的外资汽车品牌比较下。

据说这次复兴红旗,一汽先后投入1600余人52亿元,研发成功H、L两大系列红旗轿车。这还不算,为了彰显自己的高端豪华,红旗在全国几十家省会城市和直辖市重金投入建立红馆,所选门店位置无不是寸土寸金的核心商圈,由厂家统一定制的家具摆设价值不菲,甚至员工一年四季七套定制工服的价值也高达10万元。一位红馆的投资人说:“红馆选址必须是高端商业圈,这样才能符合红旗消费者的身份。”知情人透露,一家红馆的投资至少在3000万元以上,按照一汽承担80%算,光红馆一项的投入也算是花血本了。

以2014年为例,丰田皇冠的年销量为14880辆,宝马5系为137965辆,奥迪A6L为166463辆。红旗H7在2014年的销量还不到奥迪A6L一周的平均销量。

尽管负责红旗项目的一汽轿车销售公司总经理张晓军(点击查看最新人物消息)
说:“红旗只有在私人市场取得成功,才是真正的成功。”可是看看红旗的做法,像是在做私人市场的节奏吗?根据新浪数据显示,2013年H7的销量为2961辆。今年1-4月,H7共售出857辆,月均销量为218辆。持续这样的销量,红旗只能沉醉在亏本的旋窝中无法自拔了。

在提出红牌品牌复兴之初,一汽集团管理层明确表示,按照规划,2013年至2015年,一汽集团将为红旗品牌研发投入超105亿元,红旗将严格按照高端车的生命周期规律进行产品的换型换代,具体规划为“4年小换型、7年大换型、14年平台换代”。

再看看红馆内充满着旧时代气息的装饰,红旗轿车车头的红旗标,轮毂和方向盘上的向日葵,正印证了汽车业咨询顾问邓恩说的话,奔驰、宝马等德国品牌唤起的是尊重甚至是崇拜,而红旗品牌唤起的,不过是一种怀旧感。能够被这种怀旧感击中而去买车的,毕竟是少之又少。

在一汽高层描绘的蓝图中,红旗在一汽集团的地位应该是扛起“回归高端、豪华路线”的大旗,红旗H7也应该担起民族品牌向外资品牌挑战的重任,然而,美好的梦想被尴尬的销量成绩单打击得支离破碎。

所以我以为,红旗能否成功复兴已经不再是定位或定价高低的问题了。更何况,以红旗这种政治标签意味太浓,完全不接地气的车,也很难在私人市场有大作为。它甚至很难被称为商品,从来就没有在市场里完成技术和品牌的积累,其他自主品牌所遭遇过的,在战壕里,有泥浆,有污血,有寒冷,有饥饿,缺衣、少粮、缺枪、无援,红旗经历过吗?这个高贵的品牌从来没有在市场这个大熔炉中接受过血与火的历练。

不少专家表示,红旗H7不应该把奥迪A6L和宝马5系当作自己的假想敌,在C级车的对手中,它充其量就能和“近亲”皇冠一较高下——因为所谓的“自主研发”,其实是掌握了皇冠的底盘技术,在此基础上进行的“再创作”产品。

我们能听到的,不过是中国政府又向斐济捐赠了20辆红旗H7,红旗L5出现在迎接法国总统奥朗德访华的车队中,首汽集团的国宾车队更换成了红旗,红旗收到部队大单……诸如此类的好消息。

而无论是从动力系统还是配置来看,皇冠都更占优势。

红旗的血统根正苗红,恰恰与中国政治相互需要,它也是中国维护自身品牌文化尊严的需要。既然被钦点了,必然会以各种方式被推向台前。所以那些还在忧心红旗复兴路在何方的人可以省省心了,即便没有私人市场,红旗也会活得很滋润。


近几年的市场表现来看,红旗H7的市场认可度也远远不及奥迪A6L和宝马5系。红旗H7价格区间在29.98万至47.98万元,在民用车市场,同样价格
可供选择的品牌包括奔驰、宝马、奥迪等豪华车代表。还不如皇冠(官方23.48—36.88万)“划算”的红旗H7,很难让有诸多选择的中国消费者为之埋
单。

图片 3

错失机遇多次

这并不是红旗第一次复兴受挫,回溯红旗的发展历史,错失机遇的事情已多次发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