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废轮胎市场无资质,私宰完鸡鸭污水排向鱼塘再取鱼塘脏水注入鸡鸭肉

去年6月,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朝亮北路和广兴路沙亭岗小学旁建起了两个大型废旧轮胎市场,成千上万个废旧轮胎堆积如山,随之而来的恶臭和污染让周边村民饱受其扰。不过,村民投诉至今已近一年,依然毫无改善。

私宰场正给家禽肉注水。视频截图2私宰场正给家禽肉注水。视频截图执法人员正在拆除私宰场。1执法人员正在拆除私宰场。
主要流向广州白云…

图片 1

新快报记者近日实地走访发现,这两个废旧轮胎市场并未办理环保审批手续,工人们使用简陋的工具露天作业,带来噪声、粉尘、气味等问题。太和镇环安办表示日前已联同白云区环保局前往检查,将对两处废旧轮胎市场进行立案查处。

私宰场正给家禽肉注水。视频截图2私宰场正给家禽肉注水。视频截图

事发多日,仍有村民在寻找银币。

现场上万废旧轮胎 露天堆积如山

执法人员正在拆除私宰场。1执法人员正在拆除私宰场。

图片 2

,新快报记者来到位于广兴路沙亭岗小学旁一个废旧轮胎市场内,成千上万个废旧轮胎堆积在上万平方米的露天空地上,在阳光的直射下散发着一股很浓的橡胶臭味,上方还有七八条高压线穿过。记者在场看到,有多名赤裸上身的工人正在用工具拆卸旧轮胎,随后驾驶工程车辆将一批批经过处理的旧轮胎搬上货车运走。一名工人对记者表示,他们平日主要是将回收而来的旧轮胎分拆后卖出,整个过程都在这块空地上露天进行。现场设备十分简陋,也未见有任何除尘、排污、净化等环保装置。

主要流向广州白云和越秀肉菜市场,记者举报后该窝点被执法部门清拆
鱼塘之间搭起十几个简易窝棚,私宰家禽产生的血水和鸡鸭粪便未经处理便直接排入鱼塘。在广东广播电视台《dv现场》栏目记者暗访时,私宰窝点工人还被发现用高压水枪给宰杀好的家禽注水,用于注入的污水则取自遭到污染的鱼塘。
昨日下午,在多家媒体记者举报之后,位于广州白云区江高镇江村的这处私宰家禽窝点被当地多个部门联合执法并清拆。
暗访 私宰鸡鸭肉注入污浊池水增重
被曝光的私宰家禽窝点位于江高镇江村七社一处名为塘底(土名)的鱼塘,从江村家禽批发市场对面一条土路直进500多米后,再左拐向北行近百米,十几个草草搭建在鱼塘中间的简易窝棚,就是私宰窝点藏身之处。
据《dv现场》栏目报道,这十几个窝棚全部从事屠宰鸡鸭的行当,脱毛、宰杀都直接在水泥地上完成。屠宰完毕并经初步清理后,工人拿起连接着气泵的高压水枪,往光鸡光鸭中注水,十几秒后,圆鼓鼓的家禽被工人随手扔在地上。曾在该私宰窝点工作的工人称,一只鸡可以被注入半斤多重的水,打(注水)到鸡很鼓,就能赚更多的钱。
更令人作呕的是,这些用来注入家禽的水,竟然取自早就被鸡鸭粪便和血水等污染的池塘水,上面漂浮着厚厚的一层蛆虫,离着几米都能闻到恶臭,《dv现场》记者初次暗访时,半小时内呕吐了3次。看到都怕,杀的现场我都要吐了,这鸡肉我从来都不敢吃。上述工人说。
据报道,这些私宰的注水家禽肉主要流向白云区的肉菜市场以及越秀区的部分肉菜市场。由于广州并未实行家禽定点屠宰制度,因此暂时没有部门针对这种情况进行专门监管。
回访 工人住处离恶臭屠宰棚仅数米
昨日中午时分,新快报等多家媒体记者到上述私宰窝点内回访,十几个用铁皮、竹竿搭建的窝棚就在一条土路的尽头,背靠着数个池塘,里面的水已经灰败泛绿,岸边漂浮着成堆垃圾和死鱼,其中一处水塘上方还建有露天厕所。
窝棚面积从几十到数百平方米不等,其中四五个窝棚内堆满了屠宰用的设备和半人多高的蓝色塑料桶,并修有给家禽褪毛的大水池,里面漂浮着厚厚一层石蜡,旁边还有一堆家禽羽毛,整个场地都散发出阵阵恶臭。
在土路尽头的一个窝棚里,巨大的水池里满是血水和石蜡,地上还有一堆湿漉漉的家禽粪便。然而,自称来自湖南的屠宰工人们就住在相邻不到5米的另一窝棚里,正在打包收拾着家当。
我在这边就做了一个多月,每天也就杀100多只,杀完都送到档口(江村家禽批发市场内)自己卖的,怎么会往里面注水。承包了这处窝棚的唐先生说,这里的窝棚分属于好几个老板所有,自己所有的这间只是其中一小部分,至于其他窝棚是否往鸡鸭肉中注水,他并不知情。
鱼塘主: 对私宰注水现象毫不知情
昨日14时30分许,鱼塘承包人王先生闻讯赶到现场,自称当地村民的他告诉媒体,这一片数个鱼塘都是他在3年前向村里承包的,随后他投资了10多万元修建了道路和搭建窝棚,并租给外地人作为鸡鸭屠宰点。
棚子收费很低的,小的一个月才500元,最大的也就1000元。王先生称,屠宰点的具体生意都由各家自己搞定,他只负责收租,对于注水一事毫不知情。至于直排了宰杀所产生污水的池塘,则很干净,一点都不脏。
王先生称,自己还曾找人办理屠宰相关许可,钱就交了不少,但证最后还是没办下来。
执法部门: 曾多次执法但死灰复燃
在场多家媒体向白云区、江高镇等部门举报后,昨日15时许,江高镇组织的联合执法队伍赶到现场处理。据江高镇工作人员王先生介绍,该处私宰家禽窝棚曾多次遭周围居民投诉,镇里也派人多次前来捣毁,但之后往往死灰复燃。你看这些窝棚的墙面和里面的电线,之前都被我们拆过的,但这些窝棚要搭建太容易了,我们执法人员不可能天天守在这,你今天清拆完,明天他又搭起来了。王先生说。
据王先生称,该镇近期正全力清拆各处违规屠宰点,该处私宰点此前也已列入工作计划,但因执法人力物力有限,暂时未清拆到此处。
采写:新快报记者 朱烁然 摄影:新快报记者 祝樊川 通报 清拆6个窝棚
约1200平方米
据江高镇通报称,针对该私宰家禽窝点,9月14日下午,江高镇组织镇环安办、综治办、农办、食药监、工商局、派出所、联防队、城管中队、江高农电所、江村村委会等多个部门开展联合执法,对该私宰家禽窝点进行清拆。
经查,该私宰家禽窝点位于江高镇江村村七社塘底(土名),现有3个私宰户,主要从事家禽宰杀。2015年1月4日,江高镇环安办连同区环保局执法人员、江村村委会工作人员对该私宰家禽点进行现场调查取证,并当场责令塘主将私宰窝点搬走,同时函告区农林局与区查无办组织相关职能部门进行联合执法,依法取缔这些私宰家禽窝点,镇环安办也下发通告,责令这些私宰窝点马上停止生产。经江村村委会反映,该私宰家禽窝点接到通告后,已停止了宰杀。
近日,该私宰家禽窝点死灰复燃,9月14日,江高镇依法依规对江村村七社私宰家禽窝点开展清拆行动,本次行动共清拆鱼塘边私宰窝棚6个,约1200平方米。

村民展示挖到的银币。

随后,记者在另外一处位于朝亮北路北段的废旧轮胎市场内也看到了相似情况。该市场面积和轮胎数量都和广兴路的轮胎市场相当,而除了堆积如山的旧轮胎外,还有十多间活动板房,不少工人居住其中。由于该轮胎市场位于山脚,有工人直接将废旧轮胎铺在山坡上,几处上山入口都被旧轮胎包围,只留下一个缺口让人通行。

多为民国时期银币 屋主后人很淡定:就当给大家派利是了

影响轮胎臭气蔓延 村民不胜其扰

“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龙归南村一社鱼塘,因旧房屋改建清出了泥土,泥土中含大量古钱币。近百人在拾古钱币,很多人拾了几十个。”前日,这条微博不胫而走,在龙归南村也引发一场疯狂“挖宝”。昨日,记者来到南村,看到不少村民拿着铁铲、金属探测仪在鱼塘挖银币。

记者询问朝亮北路废旧轮胎市场内一名工人能否闻到臭味,对方直言天天呆在这里,早就闻习惯了。不过,对于住在附近的村民而言,则无法忍受这股恶臭。

据悉,银币来自村内一处刚刚拆除老屋。经鉴定,银币大多制于民国九年或十八年。屋主后人对村民“挖宝”态度淡然,“就当给大家派利是了。”

味道大的时候臭到让人脑壳痛。村民老陈对记者表示,该处废旧轮胎市场所在地原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周围村民经常到山上晨运、取水。但去年6月开始,自该废旧轮胎市场在此安营扎寨后,周围的环境就遭到破坏,大量轮胎臭气蔓延,市场附近的土壤、地下水也受到了那些废旧橡胶不同程度污染,有街坊所打出来的井水能闻到橡胶制品的臭味。老陈说,村民们担心臭味中含有有毒成分,长时间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会对健康造成影响。

人太多

沙亭岗小学一名老师也表示,随着夏天温度提升,堆积在学校旁边的废弃轮胎在烈日暴晒下,散发的异味更加严重。对健康方面的担心肯定会有,我们学校以前也有投诉过,希望能尽快得到解决。

余泥都被踩平滑了

隐患紧邻民宅学校 消防隐患堪忧

昨日,记者来到龙归地铁站附近这处鱼塘,看到不少市民仍在挖银币。“现在就是堆放了很多工地废弃的余泥,还有残砖瓦片、木板。”就是这么一处余泥残瓦堆放地,在8日晚上传出了银币“出土”的消息。

除了臭味扰民外,这两个紧邻居民区的废旧轮胎市场所存在的安全隐患也令人堪忧。

“一下子就热闹起来了,余泥都被踩平滑了。”村民周先生表示,大约几百平方米的余泥地上,挖宝者摩肩接踵,一直到凌晨2时,仍灯光闪烁。挖宝者有附近工厂工人,还有南村一社村民,正掘地“寻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